环球华网

夏天的吃食

  • 来源:环球华网
  • 作者:佚名
  • 编辑:狸布衣
  • 时间:2018-06-02 13:59:24

简介:夏天的吃食□资若铭 旧年夏天,外公在外农忙回家,首要之事,即是冲上一大碗米糠水,蹲坐在堂屋门前石凳上,咕噜咕噜地喝起来。这时,我必会蹲在外公身旁,眼睛盯着那朴素结实的瓷碗,咽着口水。外公见状,便笑着把碗侧过来,让我喝上几口。几口米糠水下肚,浑身爽快,清凉无比。外公自己喝时,会习惯拿着竹筷在碗里搅动,使下沉的米糠浮上来且让白糖迅速融化。香甜的米糠在井水中翻滚着,它祛散了夏天的炎热,也清凉了我同外公外婆度过的整个童年。 那时,每逢客来,外婆便拿着瓷碗,转到里屋,小心翼翼地揭开坛盖,用勺子挖出几......


夏天的吃食□资若铭

    旧年夏天,外公在外农忙回家,首要之事,即是冲上一大碗米糠水,蹲坐在堂屋门前石凳上,咕噜咕噜地喝起来。这时,我必会蹲在外公身旁,眼睛盯着那朴素结实的瓷碗,咽着口水。外公见状,便笑着把碗侧过来,让我喝上几口。几口米糠水下肚,浑身爽快,清凉无比。外公自己喝时,会习惯拿着竹筷在碗里搅动,使下沉的米糠浮上来且让白糖迅速融化。香甜的米糠在井水中翻滚着,它祛散了夏天的炎热,也清凉了我同外公外婆度过的整个童年。

    那时,每逢客来,外婆便拿着瓷碗,转到里屋,小心翼翼地揭开坛盖,用勺子挖出几勺酿成酒的米糠,再接上水,放两勺白糖,一碗消暑解渴的米糠水即可端送到客人面前了。

    “来、来,天热,喝碗米糠水打口干,这米酒,是今年刚酿的呢。”外婆免不了笑着和客人说着酿造米糠的经过。客人三两下喝完后,或甜或香或解渴,也少不了要评价一番。夏天一到,这米糠酒是木冲人家家户户必备的解暑食物。每至双抢,劳累一上午,回到家,喝一大碗米糠水,冲个凉水澡,再在泥土地板上铺床凉席,睡上一觉,清清爽爽,暑气全消。

    木冲的夏天,天亮得极早,山边的朝霞才刚刚散开,我和外婆就起床了。我常搬把小凳,坐在堂屋前,揉搓着睡眼,看远方山色同近处池塘,以及田野上的菜蔬和野花。外公勤劳肯干,餐桌上的一应菜蔬,皆是他在田地里种养出来的。这其中,嫩丝瓜和长豆角,即是我们全家,夏天最喜吃的、且必不可少的家常菜。

    清晨,我两手撑着下巴,坐在门前发呆,想着昨晚的梦。鸟儿出巢,坪前有微风,四周皆寂静凉爽。外婆则坐在旁边清洗长豆角,早餐,她喜欢烧柴火,用新鲜的长豆角熬稀饭吃。出锅后,冷却一阵,再佐以香脆萝卜干,既爽口开胃,又消夏解暑,我一餐可吃两大碗。外婆也常端着稀饭,去冲里其他人家走动,今天给人家送碗豆角稀饭,明日别人端来碗南瓜稀饭,最是暖老温贫之具。外婆说,邻里亲戚,不走不亲,虽是碗不值钱的稀饭,但礼轻情意重。

    长豆角不仅可以煮稀饭,还可以将其晒干,腌入坛中,做成干豆角咸菜。此物虽贫,却是家里人极喜吃的菜。每隔三五天,外婆就得用大蒜、香油作配料,炒上一碗干豆角。无论下酒下饭,还是无聊闲吃,都香脆可口,嚼起来,“咯嘣咯嘣”地响。儿时调皮,喜欢用手从菜碗中抓菜吃,也常因此被外婆打手掌心,记忆中,抓得最多的,即是这干豆角。

    伏天多汗缺水,中晚饭,家里餐桌上常有一大碗丝瓜汤。外婆将丝瓜切条,以猪油炒之,再浇水成汤,出锅后,香葱香油辅之。丝瓜香甜润滑,煮汤极鲜。外婆外公最喜欢舀丝瓜汤泡饭吃,既爽口又下饭,吃着肚里舒坦。我若用此汤泡饭,则可呼噜呼噜地多吃一碗饭,并顺理成章地得到全家的夸奖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泡在井水里的大西瓜,土生土长的黄瓜和西红柿,也是夏天不可或缺的吃食。童年时光虽已悠悠远去,但这些平凡味道,却始终留存在我心里,且历久弥新。

视频:夏天的吃食



上一篇:写给即将消失的荒园


下一篇: 蒙 泉

相关文章

您可能感兴趣的话题